• 要找福利?记不住网址?搜不到?如何与我们保持联系?试试 CTRL+D 把零点博客添加进您的浏览器收藏夹,一键直达永不失联! QQ群

匿名者的前世今生

互联网 零点 638次浏览 0个评论

巴黎发生恐怖袭击后两天,有一个戴着《V字仇杀队》面具的人在twitter上发布了一段视频,视频里他代表全世界最大的黑客组织Anonymous,向ISIS及其支持者宣战。同时,这个黑客组织宣称,两天里,他们已经瘫痪了超过2000个ISIS相关的Twiiter账号。 短短一天,这段视频就迅速蔓延开来了。

V1

对国内的普通人来说,这是他们第一次听说Anonymous,许多看过视频的网友表示这群人很酷炫,但也有不少知情者说,这个组织历来嘴炮max。

那么,现在我们就来从头说一说:

Anonymous到底是个啥?他们以前干过些啥?这次的宣战又有什么意义?

V2

(图一: ISIS在twitter上黑掉了美国陆军使用的账号)

从外媒的资料上我们得知——

Anonymous的前身来自4chan社区——这个社区也不算很正经,最初以黄图、嘴炮和幼稚段子闻名。如果注册用户没有按照屏幕上的要求输入昵称时,就会得到系统默认的“匿名者”(Anonymous)的称呼,慢慢地,它就成为了一个独立的组织。

这不是什么正儿八经的组织,因为加入这个它简直太容易,不需要会费、资质和仪式,只要一个象征性的宣誓。后来以这个组织为名搞的历次大事件中,也没有固定的领袖,今天是这一拨人搞,明天是那一拨人搞。和所有松散的、来去如风的黑客组织一样,Anonymous的成员最崇尚自由,最讨厌制度和等级,把这群人凝聚到一起的动力,不是制度,而是文化。网络专家把它定义成“一个亚文化群体”,他们自己人曾形容这是 “一场前赴后继的伟大友谊”。

2008年,Anonymous搞出了他们成立以来,第一个比较受人瞩目的大新闻——反对宗教组织山达基教的活动。这个教会曾致信Gawker网(一个追星网站),要求它删除汤姆克鲁斯吹捧山达基教的视频。Anonymous知道后就打算“干一票大的”,教训一下企图控制信息的教会。

V3

(图二: 此次anonymous使用的徽标)

他们在YouTube上发了“新闻稿”,一个用计算机处理过的声音宣称要把这个教会从互联网上赶出去。随后,他们做的事情包括:

通过DDoS攻击手段,山达基主网站崩溃了好几天;还制造了“谷歌炸弹”,使dangerous cult的第一条搜索结果指向山达基主网站;

给山达基教总部寄去大量的披萨(什么鬼);

传真一大堆全黑文件,为的是耗尽教会总部传真机的油墨……

在一次游行示威山达基教会的时候,他们在蝙蝠侠和《V字仇杀队》中犹豫了很久,最后选择了后者作为他们行动的标志(其中有个重要原因是面具很便宜),这个面具之后成为了Anonymous特有的标志。

现在看来这一系列行为只是小打小闹,但当年的山达基教会是各种焦头烂额,他们还声称教会成员受到了“死亡威胁”,向FBI申请要彻查这个组织……

那么anonymous是如何组织发起一次攻击行动的呢?

一名黑客曾对媒体披露过:这个组织有大量的专用聊天频道,想要参与行动,你必须知道专用的频道名称,并且聊天频道随时会因为陌生的闯入者而变更。这套交流系统安全系数不高,但非常奏效。

另一个比较有名的事情发生在2010年,那一年,在美国国务院的要求下,万事达、Visa、PayPal等几家公司停止了对维基解密的捐助。此时Anonymous已经渐渐形成了比较稳定的价值观和宗旨:促进互联网的开放自由。于是组织里的一群黑客决定“惩罚”一下那几家企业,几天以后,这几家公司的主页就被“攻陷”了,PayPal显示,这次攻击给他们造成了550万美元的损失。

多次攻击让它名声大振,到2012年,美联社已经称其为“一帮专家及黑客”、《连线》杂志上称他们是“一群卓越的民间黑客”。但事实上,只有大约五分之一的成员是真正的技术人员,其它人则是“极客和抗议者”。

V4

(图三: 此次“宣战”后的西方媒体题图)

除了以V字仇杀队面具为标志,Anonymous 还有个比较浮(zhong)夸(er)的口号:“我们是军团。绝不宽恕。永不遗忘。等待我们。”他们大量涉足到国际事务中,支持华尔街运动、阿拉伯之春、抗议缅甸对穆斯林的歧视……他们攻击过中情局、国际武警组织,也对中国、朝鲜、菲律宾等国的网站发起国攻击。做这些事情的时候,他们都自认为站在正义的一方,而具体做法就是“看谁不爽就干他的网”。

比如,在“突尼斯行动”中,参与者大量地给政府域名下的电子邮箱发送垃圾邮件,攻陷了多个网站,并配以文字“恶有恶报,不是吗?”但许多攻击者其实并不知道为什么要发动进攻,有个黑客是被朋友叫去的,人家跟他说这次行动是因为“突尼斯有个独裁者”,他的反应是“啊,他们有个独裁者吗?”

老实讲,这种“正义感”没有什么逻辑支撑,大部分时候是站不住脚的,所以一直以来,这个组织的名声其实不咋样,很多外国人和媒体觉得他们在耍小孩子把戏。哪怕到了今天,许多人也厌恶这种程序不正义的“正义”,觉得这是对社会共识和秩序的一种挑战,根本不值得鼓励——毕竟,你怎么知道自己不是他们下一个的攻击对象呢?

但不管怎么说,就ISIS事件而言,包括Anonymous在内的众多黑客组织,是赢得了很大好感和认同的。

V5

(图四: anonymous在twitter上标识ISIS的字符)

众所周知,ISIS极为擅长使用社交网络,会通过好几种语言传递讯息。他们在Twitter上堪称打不死的小强,一个账号被封禁了,又会冒出许多新的账号。除了官方账号之外,不同地区的分支也有账号,形成了绵密的讯息网。根据《ISIS Twitter普查》,从2014年9月到12月之间,ISIS的支持者一共使用了46000到70000个Twitter账户。

在社交网络上,ISIS会发文宣扬战果,让追随者转发信息;

他们发表年度报告,制作成比较精美的数据图形式;

最令人震惊的是,他们的几个主要账号上还会发大量的猫咪萌图,诱惑人家来关注……

这种以娴熟的现代化传播手段来宣传极端保守的观念、招募新成员的方式,传播效果真是杠杠的,甚至有许多欧美青年就这样义无反顾地被洗脑,跑去参加“圣战”了。

基于此,黑客们的宣战,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是对ISIS的魔爪向网络空间延伸的遏制,这也是这种互联网对抗的意义所在。

如今,这场无声的网络对抗战已打响了一年多,除了经验丰富的程序员,参与者中还包括大量志愿者和非专业技术人士。年初,基地组织武装分子枪杀了《查理周刊》驻巴黎办事处的12名工作人员,一名25岁的波士顿黑客通过汇总其他黑客的成果,建立了一套数据库,其中包含了26000多个与ISIS相关的账户。

Twitter上的反ISIS战斗指挥部中心,是由同一套算法编织在一起的4个Twiiter账户,由同一个黑客负责协调。志愿者们会将ISIS相关的账户导入到这个数据库中,并一直监控着活跃的账户,这样圣战分子就能被优先发现并处理。

这个账户的操作者Mikro说:“我们认为自己应该努力向全世界发出声音,即ISIS并不如其所宣扬的那样强大。并且,我们要告诉全世界,如果每一位普通民众能站起来对抗ISIS,那么各国政府当然能做到。”

现在,他们仍然在这么做下去:

封停ISIS的Twitter账户、破坏网站、揪出好战分子的真实身份,尽管这一切行为动静不大,远远不足以摧毁ISIS,也无法真正解放叙利亚与伊拉克。

但这样一群黑客行动者,仍然希望能够尽自己的力量打击反人道活动,这也使他们的奋力征战获得了公众的肯定:恐怖组织最终会激起整个世界的声讨和征伐。

 

文章来源【雷锋网】


零点博客QQ群点击加入  欢迎转载本文:匿名者的前世今生
喜欢 (0)
[ld]
分享 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