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要找福利?记不住网址?搜不到?如何与我们保持联系?试试 CTRL+D 把零点博客添加进您的浏览器收藏夹,一键直达永不失联!

老爸找了个年轻漂亮的后妈,那天她把我堵厨房……

未分类 涛涛 20112次浏览 0个评论

微信图片_20170915224056

我叫陈强,在我很小的时候,我妈就因一场大病离开了人世,给她办完丧事没多久,我老爸就给我找了一个后妈,她也是一个离过婚的女人,还带着一个孩子,叫黄俊,后面改了姓,跟我爸姓,叫陈俊。
都说黄蜂尾后针,最毒妇人心。
作为后妈,对我肯定不好,从小家务活都是我干。甚至在我十四岁之前,他们从来不让我上餐桌吃饭。
就连我名义上的哥哥,也变着法的欺负我。
有一次,我被一帮小孩子给欺负了,我就去找陈俊帮忙,可是他非但不帮还踹了我一脚。
我当时很生气的问他为什么不帮我,别人的哥哥都是会帮弟弟的,他说我是这个家里吃闲饭的,是贱种,活该被欺负。
但有一天我终于爆发了一次,那是我中考成绩下来的时候。由于我的学习还算不错,中考在市里都能排进前一百,可我没想到的是,那个无情的老爸却不想让我上这个高中。
我急了,大声的跟他理论。
他给了我一巴掌,骂我白眼狼,我说随你怎么说,反正这个高中我是去定了,他还是不同意。
我当时也是气急了,脑子一热就爬上了窗户,指着他们说如果不让我去上高中,我就从这十七层高的地方跳下去,他们两个害怕了,劝我下来,还说万事好商量。
就在这时,卢雪回来了。
卢雪是我的嫂子,也就是黄俊的媳妇,是我们市七中的老师。
简单的了解了一下情况之后竟然帮着我劝说父亲让我去读高中。我愣住了,平常对我百般嫌弃的卢雪怎么突然转性了,替我说起了好话。
可我一点儿也不感激她,因为有次我被她算计,险些被打断腿。
那时她正在卫生间洗澡,而我在客厅里拖地,地刚拖到一半的时候,卢雪就喊我让我给她送个东西进去。
我本来是不想的,毕竟不方便,可卢雪说急用,我只能闭着眼睛给从门缝里给她塞了进去,她当时就大叫起来说我偷窥她,直接把陈俊给引了出来,不分青红皂白直接就暴揍了我一顿,疼的我好几天没下来床。
他们三个小声的谈论着,过了一会儿之后,我爸就说同意我去念高中,不过得让我去全市最烂的七中上学。
我咬了咬牙说去,心想反正都是高中,只要我好好学习,在哪里都一样。后面我甚至还提出住校,没想到我爸居然答应了。
后来我才知道,我爸他们之所以同意我读高中,是因为以我的中考成绩去七中读书,不仅会免除学杂费,还会奖励五万块钱。原来让我去七中读书,就是为了那五万块钱,这令我更加的心寒。
我发誓我一定要报复他们,让他们知道得罪我的后果。
可能是老天爷也觉得我可怜,我等的机会终于来了。
那天晚上下了晚自习,我在操场上散步,就看见卢雪一副神色匆匆朝学校走。
我一看表都快晚上九点钟了,她怎么还不回家,觉得其中有些蹊跷,我就悄悄的跟了上去,直到她神神秘秘的进了储物间。
随后,我就听见一个声音:“小宝贝儿,你总算来了,快让我看看你长大没。”
一听见这声音,我一下警觉了,这不是教导主任杨玉才的声音吗?
我小心翼翼的透着窗户往里面看,却发现卢雪被杨玉才堵在墙角,上身的衣服已经全部掀开,连罩罩也都脱了一半,雪白的大馒头就暴露在我眼前,而主任杨玉才这个老丑逼像老母猪一样,在上面拼命的拱着。
光看一眼,我就起了反应,下面支起了帐篷,硬硬的。
妈蛋,我还以为卢雪是什么纯洁圣女,没想到居然跟杨玉才这老丑逼搞到一起了,真是贱货!
我心里虽然骂着,可是正事儿也没忘,拿起手机就开始录像。
卢雪,报复你的机会来了!
这会儿卢雪已经被剥成煮鸡蛋了,就看见她趴在一张桌子上,杨玉才那老丑逼抱着她雪白的屁股,使劲的向前拱着,而卢雪也被弄的浪叫连连。
我这辈子第一次看现场直播,激动得不行,手机都在颤抖,另外一只手也没停下来,在不停地套弄着硬梆梆的下面。
可好戏还没开始多久,杨玉才那老丑逼就不行了,怪叫一声,随后扭动几下,就气喘吁吁的说不行了。卢雪也是贱的不行,还一直夸杨玉才功夫好,弄得她爽的不行。
我心中暗骂起来了,骚娘们,才几分钟你就满足了,要是老子还不得干烂你下面啊!
我骂归骂,可是录像不敢停。
后面就听卢雪娇声说:“杨主任,人家让你爽了,那人家评中级教师的事情行不行啊?”
杨玉才手里把卢雪的大白馒头捏成各种形状,才心满意足的说:“小宝贝你就放心吧,这次评职称的肯定少不了你。”
卢雪听后很开心,还特别贱的在杨玉才那张又丑又肥的脸上亲了一口。杨玉才休息了一会儿,又急吼吼的说:“小宝贝儿,我又想要了,咱们继续……”
“讨厌,人家快不行了~”卢雪娇声说着,又跟他开始了起来。
他们还没做完第二次我怕被他们发现,就跑了。
来到操场后,我的脑海里都是卢雪那妖娆的身段、销魂的浪叫,还有浓浓的恨意。现在我已经抓住卢雪的把柄了,该怎么报复她呢?
我正想着,就听见卢雪的声音:“这么晚了你怎么还在外面?”
我回头就看见已经穿戴整齐的卢雪,我虽然想报复她,可这会儿却怎么也提不起底气,有些心虚的说:“我心情不好,所以出来吹吹风。”
卢雪冷哼一声,讽刺的说:“你个野种,也配心情不好?”、
我一听就火了,她骂我没关系,可骂我野种,那也是在骂我去世的妈妈。我怒视着她,说:“你说什么?”
“哟?还生气了?说你野种怎么了,有本事你打我啊?”卢雪不屑的说着。
我再也忍不了了,一下从草地上坐起来,把她扑在身下。
卢雪吓得不行,对我喊着:“野种,你特么想干什么?你敢打我,就不怕你哥打断你的腿吗?”
“那你去告诉他啊!”我这会儿已经被愤怒充满了头脑,一点儿也不怕她的威胁,还冷笑着说:“我倒是要看看,陈俊知道你被一头老公猪按在桌子上干,到底会打断谁的腿!”
“陈强,你,你什么意思!”卢雪似乎想到了什么,有些害怕的问。
“想知道吗?那就自己看吧!”我冷笑着,点开了那个视频。
视频才开始放,卢雪的脸一下变白了,惊恐的问我:“你,你想干什么?”
我伸手在她的脸上轻轻的摸着,光滑细腻的手感让我感到前所未有的畅快,说:“卢老师,如果我想干你呢?”
“你,你休想,你个贱种!”卢雪对我大骂着。
我又怒了,一把抓住她的大白馒头,虽然隔着衣服,可是那软软的感觉让我一下硬了起来。
我肆意的揉捏着,看着卢雪因为痛苦而扭曲的脸,心中无比的得意,咬着牙说:“卢老师,如果你不同意的话,我不介意让陈俊欣赏欣赏,你被一头猪干的时候,那销魂的表情!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卢雪慌了,语气也软了,说:“陈强,这,这其实都只是误会。”
我一下笑了,手继续加大力气揉捏着,说:“亲爱的卢老师,你觉得陈俊会相信这是误会吗?”说着,我把手机藏进了口袋里,腾出另一只手,从她的裙子里钻进去。她今天穿了丝袜,所以腿很光滑,很紧实,尤其是在伸到最里面是,我还故意的扯了扯丝袜。
喀嚓一声,丝袜被扯破了,我甚至摸到了丁字裤的边缘。
可能是她刚刚被人干过的原因,那里还湿湿的,滑滑的。
卢雪被我弄得满脸通红,声音也开始喘了起来,说:“陈强,你,你别这样,我,我是你嫂子,怎么说也是亲人。”
一提到这我就火了,捏着大白馒头的手大力的捏了一把,直接把她捏的大叫,最后才吼着说:“你现在知道你是我嫂子了,当初诬陷我偷看你洗澡的时候,你怎么不记得?还骂我是野种贱种,告诉我,跟我比起来,你这个为了评上中级教师的卢老师,谁才是贱种?”
“我,我才是贱种。”她低声的说着。
这会儿我别提多兴奋了,她居然亲口承认自己是贱种了。可我怎么会满足于这些?
我直接吼道:“你没吃饭吗?大点声,拿出你被杨玉才那老丑逼干的时候的力气,说你是贱种!”
“我是贱种,我就是最大的贱种!”卢雪大声的喊着,后面还小心翼翼地看着我,问我满意了没。
我满意极了,可报复的快感却让我停不下来。
感觉手上越来越滑腻,我想到了日本AV里女主被调教的画面,顿时也来了兴趣,把手指拿出来,对着她命令道:“贱种,把我手指上的东西舔干净。”
“陈强,你,你别太过分了。”卢雪愤怒的说着,不愿意。
我才不管她这,直接说:“不想干也行啊,那就等着陈俊打断你的腿吧。”
这一招果然有用,卢雪不再多说什么,主动含住我的手指,粉嫩的小舌头一点一点地舔着,那销魂的表情,像极了AV里的女优。
我下面更是硬的不行,真想尝尝她这张小嘴,吞掉我小兄弟时的感觉。
她舔了几分钟后,才停了下来,问我满意了嘛,我怎么可能满意,我还想让她用嘴伺候我的小兄弟呢。我就命令她给我舔,可她死活不同意,还威胁我:“陈强,要是你哥知道你这么对我,我就算被他打断腿,你也跑不了。”
我更是火冒三丈,捏着她的嘴巴说:“有种你特么说去,老子立马把视频发到学校贴吧上,让全校师生欣赏一下你的浪叫。”
卢雪怕了,哀求道:“帮你舔也行,可是今天不行,我跟你哥说今天加班,再不回去他就怀疑了。”
我知道陈俊对她管的还挺严的,也不想把她逼的太紧,弄得最后啥也干不成。我就问她:“那什么时候?”
“周六,我这周六骗你哥去给学生补习,然后跟你去开房。”卢雪说。
我想了想,觉得这个办法可行,就同意了。不过我怕她最后放我鸽子,就说:“你最好别骗我,这视频我已经在百度云上备份了,就算是手机丢了也有。”
卢雪听后连连保证绝对不会,就在这个时候,就听见一个人喊:“陈强,你特么在操场上瞎晃啥呢?”
我抬头一看竟然是班里的大混子王磊,我赶紧就站了起来,幸亏操场的光线不强,要不然的话刚才我对卢雪做的事情肯定要被他给看到。
卢雪也迅速把衣服整理好站了起来,眼神怪异的看着我,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些什么。
“呦,卢老师也在这里呢!”王磊一愣,似乎是意识到刚才自己说错话了,干笑两声,不好意思的用手摸着脑袋。
“陈强,老子在宿舍等了你大半天,东西我都给你留宿舍了!”
一听这个,就知道王磊找我是什么事了。
说起来我在班里最怕的人就是王磊了,因为我的学习好,所以他就经常让我替他写作业。如果我不照做的话,他就会让人打我,有时候甚至还在班里公然羞辱我。
我非常的恨他,想要报复他,但是这个想法也就仅仅只能埋藏在心里而已,因为我只有一个人,而他则有十几个小弟。
卢雪向王磊笑笑算是打过了招呼,只不过笑的很勉强而已。
“老师,这大晚上的你怎么跟陈强在一起?”
卢雪说没事儿,她撒了个谎话说自己刚才在操场上跑步,然后摔倒了,恰好被我给看见,然后将她扶了起来。
一听卢雪这么说,我也赶紧接过话茬儿说卢老师说的很对,想要把这个谎话圆下去,可是王磊却扮着一副半信半疑的样子,也不知道他的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。
就在这时,卢雪再次开口说道:“那个陈强同学,我忽然想起来跟王磊同学有事情要说,你就先回宿舍吧!还有,刚才的事情谢谢你。”
谢谢我?
哼,恐怕真正想说的是弄死我。
不过既然我的手里掌握着那份视频,我倒也不怕卢雪敢对我耍什么阴招。
心里这样想着,我的心里便安稳下来,对着卢雪说了声老师再见,然后就转身离去。
只不过在临走到的时候卢雪还给了我一个警告的眼神,我当然明白她是什么意思,我又不傻,在没有达到我的目的之前,我自然不会跟卢雪撕破脸皮。
第二天上学,我还在想怎么算计卢雪,王磊却带着几个人找到了我。
一看到王磊,我的心里就不安稳起来,不知道他想干什么。
“陈强,跟我去厕所。”
听到这话我就怕了,因为大家都知道,厕所除了可以拉屎拉尿之外,还是用来抽烟和打架的地方。
但是没办法,在这个班,王磊是老大,他让我干什么我就得干什么,不然的话,我只有挨打的份儿。
然而正当我站起来准备跟他一起走的时候,赵青青却突然拦住我:“陈强,你不能和他去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赵青青长得很好看,是班里公认的女神,班里的男生都喜欢她。本来这样的女神我是不可能跟她有交集的,她的学习成绩不好,所以经常来找我教题。
王磊也在追赵青青,而且我觉得王磊之所以经常找我麻烦,就是因为赵青青经常找我教题。
我怕赵青青出面替我出头,会让王磊更加欺负我,一声不吭的站起来就跟他走,赵青青却拉着我不让去。
这时候王磊不屑的说:“青青,他就是个怂逼,你这么帮他也没用。”
赵青青也火了,冲着王磊说:“王磊,你要是再欺负他,我就告诉老师去。”她又对我说:“陈强,你就不能像个男人一样吗?别总是让人欺负你!”
她这话对我冲击力挺大的,我暗暗握紧了拳头,我真想借着这股劲儿将王磊打趴下。可是我不敢,王磊带了好几个人呢。
王磊这个时候对我说:“陈强,我在厕所等你,你特么要是不去,我弄死你!”说完就很嚣张的走了。
“对不起,我走了。”当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我都不敢去看赵青青的眼神,想必她现在一定对我失望到了极致,这种感觉很难受,可是我偏偏又不得不去承受。
在我转身的那一刻,赵青青喊住了我,她说:“陈强,我看错你了,你果然是个怂包。”
我的身体一抖,心里愤恨无比。
一进厕所的门,我就被王磊手下的一个小弟给拽住衣服拖到了他的面前,此时的王磊正在抽着一根烟,我说了声了磊哥好,还问他找我有什么事情。
王磊咧了咧嘴,冷笑着一巴掌就扇到了我的脸上,我不敢反抗,只好咬着牙默默的承受着。
“知道老子为什么打你吗?”王磊问道。
我摇了摇头说不知道,谁知我这“不知道”三个字才刚说出口,王磊又是一巴掌落到了我的脸上,我痛叫了一声,惹得王磊跟他的手下一阵嘲笑。
王磊越打越欢,最后才说出了真正的原因,他说这两巴掌是卢雪安排的,卢雪让他每天给我两巴掌,让我长长记性。
我一听是卢雪指使的,顿时就愤怒了。
麻痹的,我不去找她的麻烦,她倒是先搞起我来了。本来我只是想用视频威胁她不再欺负我,没想到她居然让人打我。
既然这样,卢雪,你他妈的不仁,那就别怪我不义。
后面王磊又踹了我两脚,还警告我要离赵青青远点,不然下次就不是两巴掌了。
面对王磊的强势,我现在所能做的也只有委屈求全,暂时还真想不到更好的办法来对付他。
回到教室的时候,赵青青看了我一眼,可是最后没理我。可能我的软弱,让她觉得我是个废物吧。
我感到很挫败,就坐在位置上看书,可赵青青却把我的书抢走给扔在地上,还骂我说:“你还看什么书?就你这样的性格,就算是考上清华北大也是被人欺负!”
这话深深的刺痛了我的心,可我也知道,她这是恨铁不成钢,不是真的要骂我。
卢雪,王磊,你们都给我等着。
下了晚自习之后,我就给卢雪发了个信息,让她去储物间等我,这次要过去了,我他妈的非得好好的蹂躏她不可。
没过多久,卢雪就给我回信了,她说不去,还问我上午的时候挨的那两巴掌舒服不舒服,我直接给她回了个去你妈的,你以为把王磊给搬出来,就能吓唬住我了,老子还偏偏就不信这个邪,如果你不去储物间等我的话,你他妈的就等着你跟老丑逼打炮的视频曝光吧!
卢雪害怕了,让我不要冲动,消消气,还说她下现在就去储物间等着。
我心说早这样不就好了嘛,我是怕王磊,但是我可不怕卢雪,今天她要是不能把我给伺候好了,我说什么也不会放她走的。
果然,当我走到储物间的时候,卢雪早早的就在哪里的等我了,今天的卢雪打扮的格外风骚,穿着一件黑色的紧身裹臀裙,那裙子短的都快到大腿根部了,两条纤细修长的美腿上则是一双肉色的丝袜。
白皙的皮肤与黑色性感的包臀裙相结合,形成了强烈的对比,刺激的我都有些控制不住自己。
“我亲爱的卢老师,知道我把你叫到这里来干什么吗?”我学着王磊的口吻,决定将我在他哪里受到的委屈全都发泄在卢雪的身上。
卢雪的脸色很不好看,并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,而是用一种商量的语气跟我说道:“陈强,昨天晚上,我都让你占够了便宜,那么现在你应该能放过我,可以删掉你手机里的视频了吧!”
一听卢雪说这话,我嗤笑一声,看着她说道:“卢老师,你可以选择性的忘记一些事情,但是我可不能,特别是半个小时之前你刚提过的事情,并且还用它来威胁我,有意思吗?”
“陈强,你听我说,那就是个误会,我只是让……”
“够了!”我二话没说一巴掌就打到了卢雪的脸上,我下手很重,只是一刹那的功夫,她原本白皙的脸上就出现了一个鲜红的掌印,直接把她就给打懵逼了。
卢雪的眼泪吧嗒吧嗒的掉了下来,像个怨妇一样的看着我说道:“陈强,你竟然敢打我,你知不知道你哥哥他都不敢打我,你……”
我挠了挠耳朵,没等她说完,我又是一巴掌打在她的脸上,我说我没有哥哥,从前没有,现在也没有,不要试图拿陈俊来压我,那不管用。
“那你到底想要怎么样才肯罢休!”
我咬着牙说:“你不是说周六让我干你嘛,我等不到周六了,现在就要。”
卢雪反对的说:“不行,我,我今天不方便。”
“草泥马,不行也得行,不然老子就把视频发出去,让大家都看看你的骚样!”我怒吼着,急不可耐的凑上去,压迫着她的身体。
“陈强,你说谁骚呢!我看你妈才骚,怎么就生出了你这么一个不要脸的儿子来!”
我一听这话,心里的火气瞬间就直冲脑际,直接就扑到了她的身上疯狂的撕扯着她的衣服。
卢雪拼命的反抗着,向我道歉,说她自己说错话了,我说老子才不管,今天说什么也要上了你。
刺啦一声,卢雪的内衣被我一把扯下,跳出了两个大白兔,看的我是口干舌燥,将脑袋埋进去就是一阵乱啃。
今天无论如何,我也要干了这个骚娘们!

 

        她的身上很香,我想应该是喷了香水的缘故,吸进鼻子里,令我有些意乱情迷。
三两下的功夫,卢雪的上身就被我扒了个精光,摸着她光溜溜的皮肤,我恨不得把她全身上下都舔一遍。
我把她压在桌子上狠狠的蹂躏着,四处的游走着。
她一直在喊着不要,还说我现在的行为是强奸,如果我不停下的话,她就会到法院去告我,让警察把我给抓起来,让我蹲大狱,一辈子也别想出来。
我说去你妈比的,别以为能吓唬住我,就算是老子真他妈的进去了,也要把你这个骚娘们儿弄得身败名裂。
卢雪见吓唬不住我,才知道害怕,说她今天来大姨妈了,我说我不信,你得让我亲自看看才行。
我原本以为大姨妈只是卢雪的借口,可是谁知道她真的就把粉色的小内内给脱了下来,而在她的两腿之间粘贴着一个卫生巾。
我尼玛,不会这么巧吧?还真他妈的是大姨妈来了,真他娘的扫兴。
“现在你相信了吧,你放心,等我周六那天完事了,再让你弄,怎么样?”
大姨妈都来了,我就算是不答应又能怎么样,不过也不能就这么便宜了卢雪,我又想了想了,然后看着她说道:“今天不弄你可以,但是我说什么也得收点儿利息,不如你帮我口一次。”
卢雪皱了下眉头,看她那样子,我就知道她的心里肯定是有百般的不愿意,但是我能放过这个机会吗?答案当然是否定的,我可不傻。
最终卢雪还是点头答应了,不过还问我昨天晚上洗澡了没有,我说你哪有那么多的废话,快点儿,卢雪才心不甘情不愿的附下了身子解开了我的裤链。
我的下面一阵骚动,硬邦邦的顶的难受,在被卢雪含在嘴里的那一刻,一种前所未有的舒爽感游遍全身各个地方,那种妙到巅峰的感觉,我想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。
看着卢雪那粉嫩的舌头一吞一吐,伴随着阵阵快意,我心中所有的郁结一下舒解开了。
卢雪,你不是高傲吗?现在还不是蹲在老子面前,乖的像条狗帮我舔?
我越想越兴奋,身子也一阵抖动,一股乳白色的液体顿时射了出来。由于那时候卢雪刚吐出来我那玩意儿,这下我直接弄的她满脸都是的。
卢雪一下怒了,说:“贱种,谁让你弄的我满脸都是的!废物就是废物,才几分钟就不行了!”
我一下怒了,捏着她的下巴说:“你说谁是废物呢?”
“我……”卢雪被我吓到了,不敢说了。
我看着她脸上的东西,突然来了恶趣味,说:“把脸上的弄干净,全部吃下去。”
卢雪不愿意,可我有她把柄,不怕她不同意。
果然,我一拿视频威胁她,她顿时怕了。
她将脸上的东西弄到手上,然后伸着舌头,就像是狗喝奶一样,一点点的把它们都吃进去,我心里得意极了。临走前,我还对卢雪说:“别忘了周六,我要在床上狠狠地干你。”说完,我就得意的走了。
晚上我躺在床上,一直在想着之前跟卢雪在储物间里做的那些事情,虽然我没能弄她一次,但是口的感觉也不差,心里不由得期盼着周六那一天赶快到来。
第二天我刚到教室,王磊就冲着我走过来了。
我刚坐到座位上,王磊一脚踹到了我的肚子上,我痛的蜷缩着身体,趴在地上。
“王磊,你这样一天天的欺负陈强有意思吗?他到底怎么招惹到你了!”
这个时候,又是赵青青出来帮我了。
王磊看着赵青青说:“我就不明白了,你帮这个废物有意思吗?他就是个窝囊废,我刚才踹了他一脚,他敢还一下手吗?他敢吗?!”
王磊说着还故意把脸凑过来让我打,眼神中充满了挑衅,说实话,我很想一巴掌打上去,但我就是不敢。
“陈强,你就不能像个男人一样还手打他吗?”赵青青对我大声吼着,可是我真的下不去手。
“对啊,还手啊,来冲这打。”王磊讥讽的笑着,还拍拍自己的脸,示意我打过去。
“陈强,你快点儿站起来啊!你是不是傻,能不能像个男人一样站起来!”赵青青急的都哭了,可是我却无动于衷。
其实我很想像个男人一样站起来,但是我害怕越反抗,王磊的报复就会越凶残。
“看看,这就是你赵青青所中意的人,像一只死狗一样的趴在地上,卑微,懦弱,不敢有那怕是一丝的反抗,哪点像个男人!”王磊拼命的挖苦着我,还对着我拳打脚踢。可我除了抱着头趴在地上,什么也不敢做。
“陈强,你真的令我太失望了,甚至是绝望……”
当我听到赵青青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我的心更加的痛起来,已经绝望了吗?
不!
我绝对不能这样继续窝囊下去了,我要站起来,像赵青青期望的那样,像个男人一样去反抗,去战斗。
想到这,我全身的血液就快速的流动起来,怒火在上升着,全身都充满了力量。
“草泥马,王磊,老子跟你拼了!”
我怒了,从地上爬起来,拿起凳子朝着王磊冲了上去,卯足了力气就砸到了他的脑袋上。
这会儿我就像是疯了一样,一股前所未有的恨意在脑海里酝酿,极度的想发泄出来。
我拿着板凳疯狂的去砸王磊,也不管会不会闹出人命,大不了弄死他,我去坐牢好了。
总之,这回我一定要做回男人!
在打的时候,我还听见赵青青兴奋的喊叫声:“陈强,打他,打死他个王八蛋!”
这声音更像是兴奋剂,我打的更加卖力。
 篇幅限制,只能发到这里啦!
更多精彩内容,关注微信公众号:点小说微信图片_20170911234217

喜欢 (9)
[ld]
分享 (0)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

Hi,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